力拓CEO山姆·威尔士: 中国市场为力拓贡献40%营收,“一带一路”利好矿业。

  3月20日,身材高大、面色红润的胖老头儿山姆·威尔士在钓鱼台国宾馆内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等媒体专访。这是山姆·威尔士第七次参加中国发展高层论坛。

  今年7月1日,山姆·威尔士将从力拓CEO的位置上退休。从1992年起,他先后50多次到访中国拜访钢企客户、调研市场。而此次,或许是他最后一次以力拓CEO的身份与中国媒体谈笑风生。

  未来3年力拓还将削减30亿美元支出

  微笑着与记者们握手致意后,威尔士端坐在沙发上,首先回顾了他在2015年与跌跌不休的矿价“做斗争”的经历以及力拓去年的成绩。

  2015年的矿价大跌,对所有矿业公司而言都像是一场噩梦。去年12月7日,铁矿石现货价格首次跌破40美元/吨大关,也刷新10年来最低纪录。当月,矿价还一度跌破38美元的冰点。与2011年高点191.70美元/吨相比,铁矿石现货价格累计下跌了80%。

  受矿价低迷拖累,矿业巨头们的财报也纷纷刷新“最惨”记录。2月23日,全球最大的矿业公司必和必拓公布了16年来首份净亏损56.69亿美元的巨亏半年报;2月25日,四大矿业巨头之一的巴西淡水河谷(VALE)也刷新纪录,全年净亏121.29亿美元(2014年盈利6.57亿美元)。

  为应对寒冬,威尔士带领的力拓从2015年初就开启了大刀阔斧的重组瘦身计划。原来5大部门被精简成了4个,将煤炭业务打包合并给铜业务部门,铀矿业务划到钻石矿产部。同时,整个集团资本开支的计划目标不断压缩,裁员瘦身的计划也在去年内逐步实施。

  最终,力拓在中国春节期间发布了威尔士2015年的成绩单。财报显示,力拓全年营收348.29亿美元,较2014年的476.64亿美元下滑26.9%;归属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由2014年的盈利65.27亿美元转为亏损8.66亿美元。

  威尔士介绍,净亏8.66亿美元的背后,其实隐含着包括西芒杜铁矿石等多个项目18亿美元的资产减计和33亿美元的非现金汇率损失、3亿美元的重组减员成本等多项因素,但这些因素加在一起,都抵不过大宗商品价格尤其是矿价下跌带来的131亿美元的减少额来得沉重。

  提及这些,威尔士表情略显沉重。但他马上强调,去年采取的削减开支等系列措施,让力拓保持了良好的资产负债表。截至去年底,力拓总负债138亿美元,资产负债比仅为24%,“这一负债比例,应该是全行业内最低的,也是最强健的。”威尔士称。

  今年初,石油、铁矿石等大宗商品价格出现一波小幅反弹。但经历过多次矿价波动周期的威尔士仍保持谨慎乐观。“其实铁矿石、石油等大宗商品,今年初都有一些价格反弹,但其实这些波动都是非常正常的,”威尔士称,“就我个人的看法,我觉得2016年还会是非常艰难的一年,但可能在2017年,大宗商品市场会逐渐复苏。”

  在这样的市场预期下,山姆·威尔士给力拓制定了看起来略显“苛刻”的资本支出计划。整个2015年,力拓资本支出仅为47亿美元(去年10月时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透露全年支出计划为55亿美元),比2014年减少了35亿美元。去年在清华大学一次论坛上,威尔士曾向21世纪经济报道透露,力拓近年来资本支出最高的峰值是在2012年,当年一年开支曾达到176亿美元。

  在寒冬行情中,削减开支降低成本才是获胜之道。威尔士20日透露,2016年至2018年,力拓的资本支出将进一步削减,分别至40亿美元(之前预计50亿美元)、50亿(之前预计70亿美元)、55亿美元左右,与之前的计划相比,力拓未来在资本支出方面的削减总额将达到30亿美元。而整个周期的负债率则设定在20%-30%之间;生产目标则与2015年第四季度相当。

  “考虑到整个市场环境,2016年仍将是矿企比较困难的一年,我们现金流也可能遇到一些挑战,所以在股票分红计划方面,董事会也将派息政策作出调整,渐进式派息已经不再适宜。”威尔士称,2016年,力拓计划全年每股派息设定在不低于110美分,相当于总额20亿美元。

  威尔士还强调,尽管开支计划被削减了,但这不意味着力拓就停止投资矿产项目。

  “力拓的战略非常简单,就是投资成本低的、寿命长的、大型的世界一流资产。我们只注重它本身是不是一个好项目,我们并不看它到底是哪一种产品或者哪一个市场。”

  威尔士透露,力拓目前有三个项目正在评估和进一步开发中,“第一个是位于澳大利亚昆士兰州的Amrun铝土矿项目,希望能向中国市场供应更多高质量铝土矿;第二个是位于西澳皮尔巴拉silvergrass铁矿项目,这个矿是为了适应中国市场,让产品保持高品位而用来混矿才开发的;第三个是位于蒙古的Oyu Tolgoi(奥尤陶勒盖)地下铜矿项目,这也是董事会马上将讨论的项目。这个矿的扩产也是为了满足中国市场对铜金矿的需求。”

  中国“一带一路”战略对矿产业是巨大利好

  去年10月在上述清华论坛做领导力演讲时,威尔士曾向21世纪经济报道分享过力拓与中国之间历史悠久的伙伴关系。

  早在1973年,力拓就成为第一家向中国出口铁矿石的外资企业。40多年来,力拓累计向中国供应了大约18亿吨的铁矿石产品。“力拓受益于中国快速的经济发展,我们可以很自豪的说,作为中国的合作伙伴和供应商,我们为中国的经济发展也作出了微薄贡献。”威尔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如此表示。

  谈及中国经济增长进入新常态,威尔士称,中国经济仍然在以一个比其他任何经济体都更快的速度在增长。毕竟,中国是一个10万亿美元的经济体,即使只有6%的增长,所创造的经济增量也相当于日本这样的5万亿美元的经济体实现12%的增长所创造的经济增量。

  “今天上午我听了张高丽副总理的讲话,他在演讲中提到,未来中国会大力发展创新、提升生产效率和生产力、增强环境保护,这些都会是中国下一阶段经济增长的驱动力。”威尔士称。

  对力拓未来在中国投资合作的前景,威尔士表示乐观。他认为,中国接下来仍会继续推进城镇化,也会继续加大对基础设施投资力度,“尤其是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,对我们矿产行业是一个巨大的利好消息。”

  “有很多研究中国钢铁市场的人,在分析需求的时候都只看中国内部的需求,很少看国际市场的需求。其实我对中国出口能力是非常有信心的,尤其是那些制造业的产品。”威尔士认为,“一带一路”将为中国钢铁的出口提供更多机会,中国的钢材产品本身也可以针对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提供原材料。此外,力拓作为矿业公司每年也从中国进口大型的设备如装船机、取料机等等,目前,力拓从中国采购的设备的总值已达到18亿美元。

  “中国市场的销售收入占力拓总营收的40%左右,我认为,未来三年随着中国经济的增长,力拓在中国市场营收所占的份额比例也应该是增长的。只要中国继续发展,我就依然看好中国市场在未来增长的空间。”威尔士称。

  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提出的“中国计划淘汰1.5亿吨钢铁产能,是否给力拓带来压力”的问题,威尔士回应称,中国现在的钢铁产能是12亿吨,是存在明显的过剩。但其认为,化解过剩产能的关键,是确保淘汰的是那些效率低下、造成污染的落后产能。“如果真的能淘汰掉那些落后产能,只会是一件好事情。对力拓自身来讲,我们在华的钢企客户都是相对高效的、在环保方面做得比较先进的企业,所以我认为,淘汰过剩产能,对力拓来说其实影响不大。”

  事实上,另外三家矿业巨头也在争抢中国的市场份额。FMG与VALE在今年初达成了一项战略框架协议,双方即将在中国成立一家合资公司共同开发铁矿石市场。

  对于21世纪经济报道提出的“另外两大巨头联手,是否会影响中国矿石市场格局的问题”,一向圆滑的山姆大叔用一个幽默的比喻来回应:“两只大象要挤在一张床上睡觉,是一件很难的事情,总会有一只掉下床。”

  威尔士称,要把两家巨头的合资公司运营管理落到实处,是非常困难的。可能FMG与VALE双方考虑的是FMG的矿石品位稍低一些,淡水河谷的品位相对高一些,如果把两家产品混起来,会得到一个平均来说更高品位的矿产品。“对FMG来说它更像是采取了防御性的措施,来保障产品质量。但他们其实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。比如,两个矿业巨头要合作,他们如何通过政府审批及反垄断审查。另外,如果要在中国的港口进行混矿操作,港口是否有运营能力;另外这么大的项目也需要资金的支持,他们去哪里找到资金等问题。其实,合资公司不管双方是谁,要想取得成功都绝非易事。”

  3月17日晚,力拓集团官方发布了现任CEO山姆·威尔士将于7月1日退休的消息。力拓煤炭与铜业务负责人夏杰思(Jean-Sébastien Jacques)将接替其出任力拓首席执行官。

  谈及退休后计划,山姆·威尔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笑称,“我只是从CEO这个位置上退休,并不是从我的整个人生中退休。除了在力拓董事会任非执行董事外,我还会在其他社会组织中发挥余热的。”